您现在的位置是: > 基金

民生信托沦为股东提款机:违规向股东输血,旗下多只产品暴雷

2024-07-16 07:55:02【基金】1人已围观

简介本文来源:时代周报作者:郭子硕投资人向民生信托讨债,揭开民生信托输血股东的秘密往事。近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披露了多份判决文书,投资者因信托产品无法兑付将民生信托告上法庭。涉及的产品是& ldquo汇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作者:郭子硕

投资人向民生信托讨债,民生揭开民生信托输血股东的信托秘密往事。

近日,股东规向股东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披露了多份判决文书,提款投资者因信托产品无法兑付将民生信托告上法庭。机违涉及的输血产品是& ldquo汇丰2 & rdquo、& ldquo汇丰3 & rdquo。旗下根据判决文件,产品民生信托将产品资金用于股东或用于通过绕过非关联方认购股东发行的暴雷债券,以及接管民生信托风险项目。民生

民生信托前身为中国旅游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ldquo中国旅行社信托& rdquo),信托成立于1994年。股东规向股东2003年3月,提款原银监会批准该公司重组。机违2013年4月16日,输血公司完成重新登记,更名为民生信托。同年4月28日,公司恢复营业。

不到五年的时间,民生信托的业绩已经跃居行业前十。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民生信托实现营收33.08亿元,净利润18.15亿元,盈利能力达到顶峰。当年,民生信托营收和净利润分别排名第七和第八。到2021年,受项目延期支付、新业务发展缓慢、计提风险减值准备等因素影响,民生信托业绩同比大幅下滑,2021年营业收入约为-28.13亿元。

如今,昔日的行业黑马变成了股东& ldquoATM & rdquo。民生信托多次通过法律途径向泛海控股及其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ldquo武汉公司& rdquo)。2022年4月,泛海控股收到诉讼材料,民生信托拿& ldquo20通用控件01 & rdquo、& ldquo20泛海01 & rdquo、& ldquo20泛海02 & rdquo以债券交易纠纷为由,泛海控股(000046。SZ)和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ldquo中国泛海& rdquo),泛海控股实际控制人卢志强诉至法院。

2022年5月,银监会公布第五批主要违规股东名单,其中民生信托控股股东武汉公司赫然在列,武汉公司为泛海控股的控股子公司。

变相向股东违规投资& ldquo输血& rdquo

判决书称,民生信托违规操作信贷资金。民生信托& ldquo汇丰3 & rdquo信托合同,按原约定& ldquo标准化资产投资比例不低于70%,非标准化资产投资比例不高于30% & rdquo;民生信托最后投了77%的非标资产,远超合同。

根据《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信托公司运用信托资金应当与信托计划文件约定的投资方向和投资策略相一致,信托资金不得直接或间接用于信托公司股东及其关联方。

2021年12月,北京银保监局作出《关于银行保险违规行为报告和查处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经核查,民生信托于2020年10月至12月先后将汇丰3号的信托资金用于为其股东使用信托资金或通过绕开无关联方认购股东发行的债券,总规模达16.58亿元。

据悉,民生信托旗下多个汇丰系列信托计划存在违规操作问题。

今年3月,新三板上市公司北京宏景世纪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表示,此前收购了民生信托& ldquo汇丰2 & rdquo还有& ldquo汇丰4号& rdquo总额为2800万元的信托计划。上述信托计划目前已逾期。

对此,民生信托表示,受经济调整和行业负面舆情影响,信托产品基础资产未能及时变现,叠加当前市场环境变化,导致处置进度不符合预期。

但民生信托之所以逾期,与其违规投资密不可分。北京银保监局出具的另一份意见显示,民生信托将汇丰2号信托资金用于股东或通过绕过非关联方认购股东发行的债券,总规模为6.44亿元。

监管核查发现,汇丰2号、汇丰4号符合非标现金池业务特征,违反& ldquo信托公司不得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 rdquo要求。有分析指出,非标资金池业务项目运作不透明,资金流向不明,风险难以确定,往往& ldquo拆东墙补西墙& rdquo。一旦相关非标资产出现问题,可能引发连锁反应,甚至引发系统性风险。

民生信托违规投资或变相向股东输血。2020年前7个月,泛海控股发行了& ldquo20通用控件01 & rdquo、& ldquo20泛海01 & rdquo、& ldquo20泛海02 & rdquo三期债券,发行总额27亿元。其中,超过一半的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民生信托作为泛海控股发行的信托计划的受托人,成为上述债券的主要购买力,债券本金总额高达19.844亿元,占发行总额的73.50%。

民生信托的兑付备受监管关注。2021年,北京银保监局回复部分投资者,民生信托通过绕开大连泰嘉子公司,将部分信托资金用于非法目的,包括用于民生信托股东,即接手风险项目。

2021年9月1日至11月30日,北京银保监局对民生信托的风险管理和内控有效性进行了现场检查,并于同年12月31日出具了现场检查意见书。

5月底,银监会公开了第五批银行、保险机构主要违规股东名单,民生信托控股股东武汉公司赫然在列。截至2021年末,因业务信托纠纷引发多起诉讼,涉及民生信托的信托项目余额为277.19亿元。但泛海控股的会计师事务所无法就上述诉讼及潜在诉讼事项可能造成的损失金额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收债控股股东

民生信托和& ldquo泛海洋系统& rdquo曾经有一段时间& ldquo蜜月期& rdquo。

2012年,中国泛海参与了民生信托的前身中旅信托的重组。两年后,中国泛海及其子公司浙江泛海建设投资公司增资至30亿元人民币。2014年,泛海控股通过子公司收购民生信托股权,增资至70亿元。据悉,泛海控股对民生信托的持股一度超过93%,实现绝对控股。

股东纷纷增资,民生信托业绩也蒸蒸日上,成为最& ldquo钞票容量& rdquo业务部门。2014年至2017年,归属于民生信托的净利润分别为1.87亿元、3.91亿元、9.51亿元和18.15亿元。2017年泛海控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28.91亿元。

2020年上半年,泛海控股推进金融子公司& ldquo领导战争& rdquo工作,旨在引入有实力的股东。2021年,民生信托第二大股东浙江泛海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控股股东由武汉公司变更为& ldquo杭州融捷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rdquo剥离了泛海系统。

目前,民生信托股东增至6家,包括武汉公司、浙江泛海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北京首都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江苏洋河酒厂有限公司、中国青旅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铁道旅行社集团有限公司,民生信托淡化& ldquo泛海洋系统& rdquo标签。

2021年,民生信托业绩大幅下滑,全年营业收入约为-28.13亿元。业绩滑铁卢,还要承担数百亿元的信托诉讼规模,民生信托打算& ldquo泛海洋系统& rdquo讨债,求自救。

此前,武汉公司与张江和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ldquo张江资产& rdquo)签订资产收益权转让合同,张江资产接收武汉公司持有的武汉中央商务区23E、24B地块特定资产收益权,随后民生信托从张江资产接收上述地块及相应收益权。增信措施为武汉公司将上述地块抵押给民生信托,武汉公司承担用益权回购义务。

现武汉公司违约,未清偿到期债务。根据协议,武汉公司应向民生信托支付本金22.08亿元,以及尚未支付的违约金2393.03万元和新增违约金。新增违约金以未偿还本金为基数,自2022年2月28日起至实际结算日按日利率2.5 ‰计算。中国泛海在约定的担保范围内对上述执行标的确定的债权承担连带责任。

目前,民生信托已向北京中信公证处申请出具执行证明书,并向北省武汉中院申请执行。

不到一周,泛海控股称收到北京金融法院的诉讼材料。民生信托拿& ldquo20通用控件01 & rdquo、& ldquo20泛海01 & rdquo用& ldquo20泛海02 & rdquo泛海控股、中国泛海控股、泛海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卢志强被以债券交易纠纷为由告上法庭。民生信托要求泛海控股提前清偿上述三只债券本息并行使股权质押权,要求中国泛海和卢志强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根据上述公告,除债券本金19.844亿元及利息外,民生信托要求对泛海控股持有的相应注册资本为26.47亿元的武汉公司股份及相应注册资本为1.66亿元的北京泛海置业有限公司股份折价或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

然而泛海控股的情况同样不乐观,民生讨债之路艰难。如今泛海控股面临债券违约、部分资产被冻结查封等困境,流动性堪忧。年报显示,2021年,泛海控股实现营业收入149.23亿元,同比增长6.16%;净利润为-112.55亿元,同比下滑143.51%。

很赞哦!(82)